logo
  • 加载中...
文章频道
我是一个华裔美国女孩,回中国后,已经无法再次成为中国人了
时间:2019年03月10日信息来源:互联网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有人问我,“作为华裔美国人,意味着什么?”对我来说,做华裔美国人意味着你经常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切换。身为华裔美国人意味着你将永远被夹在中间,永远不会完全融入任何一个世界。

我是一个华裔美国女孩,回中国后,已经无法再次成为中国人了

我出生在中国东北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,在我祖母的庇护下长大,祖母在我父母外出工作期间抚养我,她和我是分不开的。据她说,我是个懒惰的孩子,喜欢吃东西,也喜欢读书。我记得有一次我妈妈让我去看牙医,我讨厌牙医,然后祖母答应我,回来的路上,她会给我买一些书。

当我七岁的时候,我的父亲,已经在国外生活了几年,带着我和我妈妈一起住在费城的一个郊区。在那个年龄,我对美国的了解并不多,但我知道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地方,我所有的朋友都想去那里。

我们第一次到美国的时候,我不会说英语,在学校里经常被其他学生歧视。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情况了,但我祖母说,我在头两年给她打了很多电话,哭着说我想念中国。

两年后我就不再给我祖母打电话了。我当时搬到了一个新的学区(三年级)。因为我上一所学校的大多数孩子都不能正确念我的名字,所以我把它换成了一个很受欢迎的美国名字。那时,我读了很多青少年书籍,我不再遇到语言障碍,所以我终于被父母允许离开英语课程。从那时起,我开始觉得自己很好。

我是一个华裔美国女孩,回中国后,已经无法再次成为中国人了

我有两种选择:沉下去或是游泳。我可以尝试融入美国的生活方式和文化,或者紧紧抓住我的传统,把自己排斥在美国的新生活之外。我选择了前者,因为比较容易。

我的父母都是很忙的人。从小到大,我们没有庆祝任何节日。既没有真正庆祝中国的,也没有庆祝美国的。偶尔在中秋节时,会吃一、两块月饼,但仅此而已。当我的朋友们去拜访他们的大家庭过感恩节或圣诞节时,我则在家里度过自己愉快的假期,包括坐在椅子上,盯着我的电脑屏幕一动不动。我没有亲戚可以去看望,也没有家人和我一起度过重要的假期,这一直是我讨厌父母的事情,但我的父母为了达到今天的目标而努力工作,我知道让他们对那些对他们毫无意义的假期感到兴奋是没有意义的。

我上了很多年的中文学校,小学、中学,一直到高中。每周去一次(星期六或星期日),这是海外华人试图让他们的孩子保留祖先语言的唯一途径。因为我出生在中国,我觉得自己领先于其他一些学生,他们大多出生在美国。但这些学校最大的问题是,几乎每个孩子都不会说中文。我每个星期天都去中文学校,跟同学们讲英语,听老师讲一些与我无关的古诗。我记得我哭了,乞求我的父母不要再让我去。他们一开始不答应,在我一再抗议后,最终同意了。

我花了高中几年的时间,试图将自己与其他华裔美国人区分开来。我自称“香蕉人”(外面是黄色,里面是白色),我为此感到骄傲。

此外,我喜欢文学和艺术,在我高中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总是参与一些戏剧演出,而我几乎总是戏剧团队中唯一的亚洲人。我不像其他专注于攻读医学预科、成为工程师或为华尔街工作的华裔美国人。我是一位艺术家,我不可能让自己和我认为是“无足轻重”的人处于同一类别。是的,在美国,华裔总被看作“无足轻重”的人。

我是一个华裔美国女孩,回中国后,已经无法再次成为中国人了

在我进入大学的前一年,作为给我自己的高中毕业礼物,我访问了中国。我记得去了一个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,但是在那里的书店,我却连一本书都看不懂,我甚至连大部分书名都不认识。就在那一刻,我感到一阵悔恨和愧疚。我记得小时候在中国,我把中文书写得很棒,足以让我的幼儿园老师称我是一个“优秀”的孩子,一个只要有书,就能满足的孩子。而在我去了美国后,我把中文书换成了英文书,我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东西。我决定开始自学中文,但大学一开始,我就忙得一干二净,完全停止了学习。

快到大学毕业了。在那一刻,我非常坚定地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的女演员。我在纽约找了个经纪人,我已经在奋斗的路上了。但令我震惊的是,我经常要演一些要求我说普通话的角色。这些年来,我尽最大的努力去适应这个社会。我和其他人一样是美国人,我的英语说得非常流利,我可以用英语写长篇复杂的文章,我可以演好很多角色。他们说美国是天堂,如果是的话,那为什么我的种族,会成为我能否在我想要的工作的领域中找到工作的决定性因素呢?我看着我在医药、商业、任何其他领域的华裔美国朋友,我觉得迷茫了。

我的父母为了让我在美国接受良好的教育而努力工作,然而,在我想要追求的职业中,几乎没有华裔作为榜样。这是我身份危机的开始。

就在那时,我开始策划返回中国的计划。在我看来,我在中国,就会成为“多数人”中的一员,没有人会问我从哪里来,因为我看起来和他们长得一样,我将不再是一个“少数种族”。在我的想象中,我我完全改变了自己的身份。过去的十五年,生活在美国完全可能是不愉快的,但我将再次成为中国人,我将像我七岁时那样很容易地融入这个社会。

我是一个华裔美国女孩,回中国后,已经无法再次成为中国人了

我错了。现在我回到了中国,几乎每天我都会遇到一些让我想起我是多么美国人的东西。中国人不烘干衣服,我得把衣服挂在阳台上。中国人不要小费,但几乎没有优质的服务。如果这是美国,这里的每家餐馆的得分都会是1分,因为客人太多。你在外面的时候想去洗手间吗?你最好自己带卫生纸。

还有语言。在这里,即使我的中文流利,也无法向我叔叔解释如何连接互联网,我不知道怎么说“调制解调器”、“服务器”和“网络浏览器”这样的词,我离开中国时这些词根本不存在。有时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词,因为我正在把我脑子里的英语句子翻译成中文。除了正常的词汇以外,我什么也不懂。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矛盾情绪。

在美国,我不觉得用一个便宜的烘干机烘干我的衣服有什么不对;我不认为在大学里选择专业的依据是经济价值,而不是我对它的热情。现在我在中国,我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美国人了。我知道,回中国后,我已经无法像小时候那样,再次成为中国人了。然而,在美国,总会有一些事情提醒我,我不是完全的美国人。

在中国,当我遇到一个美国人,我很兴奋。在美国,看到另一个中国人,能给我一种踏实的感觉。也许我应该停止寻找一个我觉得自己“属于”的世界。我永远享受着同时成为两个世界的一部分的特权,而且还没有完全成为其中的一部分。(本文原创,抄袭必究)


(作者:小小润仔编辑:admin)

我有话说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